常规赛场均为浙江队贡献13.2分、5.9个篮板,半决赛首场飙下全队最高的27分,半决赛第二场六犯出场。27岁的朱旭航用这样的表现结束了2020-2021赛季CBA联赛的征程,但他敢梦敢当的篮球之旅还将延续。

朱旭航出生在河南洛阳,父母都是普通上班族。在汝阳实验中学读初中的时候,身高接近1米9的他爱上了打篮球。有一次,几个打球不错的小伙伴组织了一场校际交流赛,身高出众的朱旭航也被拉了去。直到最后几分钟他才获得了一点上场机会,表现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在露天球场观战的人群中,朱旭航瞅见了妈妈。看到朱旭航没怎么打,她悄悄离开了。回到家里,朱旭航问妈妈有没有去看比赛,妈妈说没有。这个善意的“欺骗”给朱旭航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回到学校告诉小伙伴:“早晚有一天我会打得很好!”

后来有一天,朱旭航跟妈妈说,他不想读书了,想去打篮球。爸妈劝他说,如果真的喜欢打球,可以读体育大学从事这方面工作,可朱旭航的梦想就是当运动员。刚开始父母都不同意,有一个周末,朱旭航单方面宣布:“下周一我不去学校了。”爸妈实在拗不过,朱旭航就这样去了洛阳市体校。

“现在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好听的叫追逐梦想,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不听话。”朱旭航对记者说。

体校的生活跟朱旭航想象的不太一样,他最不适应的是上午的文化课。原以为大家会好好学习,结果去了一看,大部分人睡觉,剩下的在玩。朱旭航原来的学习基础并不差,开始他告诉自己不能随波逐流,但后来还是“同流合污”了。

对体校的新鲜劲过了之后,朱旭航开始琢磨自己的未来。一位老教练告诉他,有几条路可走:一是进省队,打职业联赛;二是走特招的路读大学;三是单招进部队;四是去一个单位陪领导打球。

朱旭航不想走后三条路,可他当时连体前变向运球都做得不标准,刚知道三步上篮应该是低手。朱旭航一琢磨,得去水平更高的地方练,他把目标瞄准了河南省体校、郑州市体校和出过薛玉洋的焦作篮球学校。

那时候,网络没有现在发达。怎么跟这几所学校联系呢?他灵机一动,想起自己在小学和初中还算是个文艺青年,写东西基本不用打草稿。他提起笔来,给三所学校各写了一封信。结果,三所学校都回了信,邀请他去试训。

跟父亲一起实地考察之后,朱旭航选择了综合条件最好的河南省体校。他还说服校长,给他减免了一部分学费。2005年,朱旭航收拾行囊,进入省体校。

省体校的教练很喜欢朱旭航,对他的期望值很高。那时候分大班和小班,朱旭航跟着小班练完又跟大班练。一段时间之后,朱旭航问教练:“您看我这基本功怎么样?”教练说:“你这基本功基本上等于零,运球运球不行,投篮投篮不行,基本功太差了。”

那时候,朱旭航的身高已经长到1米98。但是因为太瘦,也没有“上过力量”,他连篮都扣不了,就是特能跑。起初朱旭航感觉自己特别弱,谁都打不过。突然有一天下午打3对3对抗,平常带着他练的几个队友都打不过他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完那天之后就进步了。可能是敢了,敢去做动作,刚开始不敢。”他说。

一个偶然的机会,朱旭航参加了在沈阳31中举行的一项全国比赛。一位上海青年队员的妈妈是沈阳人,刚好去看球。这位热心阿姨看朱旭航的身体条件不错,也挺敢打,就问他:“你想不想去上海东方俱乐部?”朱旭航愣了一下,阿姨以为他不想去。他说:“行!”

经过这位阿姨的推荐,朱旭航获得了去上海青年队试训的机会。到上海是他第二次出省,在开阔眼界的同时,他也遇到了“打击”。那时的上海青年队有徐咏、蔡亮、季祥等人,身体条件都很出色,朱旭航颇受刺激。

“第一天去训练,我说我要扣个篮儿——那会我刚学会扣篮。结果一看后面,哐、哐、哐,一个个都在天上飞,我说我这太差了……天天早上起来跑田径场跑不动,那时候特别瘦,一上力量腰还不好。有一天出早操,腰又疼,又拉肚子,感觉站也站不住。后来有个队友跟我说,你离开这里的日子可以倒计时了。”

朱旭航哭着给爸爸打了电话,说实在坚持不住。当初不赞成儿子打球的父亲这次告诉他,好不容易出来了要坚持一下。朱旭航一想,既然是男子汉大丈夫,就坚持一下。

幸运的是,朱旭航遇到了贵人——一位体能教练。他是美籍华人,跟当时担任上海青年队教练的刘鹏关系不错。他让朱旭航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跟他加练:每天比别人少睡一个小时,进行背肌、腰腹、深蹲、跑跳等核心力量训练。练完之后,朱旭航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信心暴涨。

“我就感觉,天空才是我的极限。就扣篮,我跟你说,我就怕我自己摔下来摔着,原来我也这么能跳!”朱旭航说。

2007年,朱旭航的篮球生涯迎来新的转折点。参加一个篮球训练营的时候,他认识了时任广东宏远青年队主教练的王怀玉,获得了后者的青睐。当时朱旭航在上海待了不到一年,没签正式合同。他想去更大的舞台挑战自己,上海队也同意放人。2007年的夏天,朱旭航转投广东宏远青年队。

加入宏远之后,朱旭航觉得自己又成了“最差的一个”。宏远的青训选材标准很高,目标是为贵为CBA总冠军的广东宏远队输送人才,竞争的压力很大。在宏远青年队,朱旭航先后跟任骏飞、董瀚麟、史鸿飞、鞠明欣、高尚、李原宇等人做过队友,刚开始打替补,后来逐渐在宏远青年队和国少、国青打上了主力。

在宏远青年队,朱旭航一待就是5年。2012年夏天,俱乐部与佛山龙狮俱乐部达成协议,将朱旭航租借到佛山两年,次年永久转会佛山。时至今日,谈及此事,朱旭航仍然觉得遗憾。

“当时说有几个人要去佛山,有几个人留在一队。最早听说我留在宏远,后来刘宏疆总经理说,‘佛山老板看了录像挺喜欢你的,我们也想送你过去培养一下’。当时我感觉就是一个晴天霹雳。面无表情的时候眼泪已经出来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回首当年,朱旭航说,当时他确实有点不甘心,因为已经穿惯了宏远的球衣,很有归属感。他原本希望能够在冠军球队继续效力,延续和感受这份荣光。

在佛山的第一个赛季,朱旭航没有得到外教信任。整个赛季他只出场9次,场均出战不到4分钟。2013-2014赛季之前,蒋兴权出任俱乐部总教练,朱旭航与他再续前缘。

多年以前,朱旭航还在洛阳体校时,有一次蒋兴权带着辽宁队到洛阳打热身赛。赛后,朱旭航从大约1米8高的看台上跳到场内,请蒋兴权签名。朱旭航原本担心这位国字号名帅不给签,没想到蒋指导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蒋兴权三个大字。

蒋兴权来到佛山之后,朱旭航训练专注、刻苦,很快得到重用。2013-2014赛季,朱旭航场均出战近30分钟,为球队贡献16分、6.6个篮板,成为CBA全明星星锐赛MVP。

“有点出道即巅峰的感觉,突然感觉我怎么又变得这么厉害?!怎么打都有,感觉很不可思议。”朱旭航说。

2013年12月,在广东宏远俱乐部成立20周年纪念赛中,蒋兴权率领的佛山队在宏远队主场爆冷战胜了拥有易建联、朱芳雨等名将的主队。那场比赛也是正式的CBA常规赛,朱旭航表现出色,记忆也深刻。他承认,离开宏远之后,每次在球场上面对旧主总会想有更出色的发挥。

时至今日,他已能理解宏远当初的决定。那时,易建联刚从NBA回归,内线年轻球员有董瀚麟、任骏飞,还有双外援。朱旭航说:“冠军球队每个位置上人员都比较充足,他们也是为了不浪费年轻球员的青春,所以选择让我去实力相对弱一些的球队得到更好的锻炼。”

“线赛季的惊艳表现,朱旭航在2014年入选了宫鲁鸣执教的国家集训队。有一天跑田径场训练,朱旭航感觉腿太疼了。队医带着他到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医院拍完片子之后得到诊断结果——胫骨中段疲劳性骨折,需要休息3、4个月。

朱旭航后来得知,他的伤势跟当年女排奥运冠军赵蕊蕊的伤有些类似。医生说得比较保守,其实恢复时间在半年以上。前一个赛季确实打得太辛苦,他本来想着正好可以休息一下。等到歇了5、6个月还没好,朱旭航慌了。他先是去香港治疗,后来又在新赛季开始之前强行恢复。结果,2014-2015赛季打了20多场,伤势复发,赛季彻底报销。

18个月之后,朱旭航终于养好了伤,但周围已物是人非。俱乐部将主场从佛山搬到了广州,蒋兴权也已离任。朱旭航在龙狮俱乐部继续效力了两个赛季,但表现大不如前。

怕什么来什么。2018-2019赛季前半段,浙江队一度遭遇九连败,朱旭航也在艰难地爬升之中。刚开始的时候,他的腿伤反应比较大,训练跟不上。前几场比赛还凑合,后面的状态有点惨不忍睹。

蒋兴权和刘维伟的信任给了朱旭航勇气,他的状态逐渐提升,浙江队也在九连败之后走上正轨,并上演绝地反击闯入季后赛的好戏。2019-2020赛季,浙江队跻身八强,朱旭航场均贡献14.9分、6个篮板和1.1次助攻,成为浙江队除吴前之外得分最高的本土球员。2020-2021赛季,浙江队取得常规赛第三、季后赛四强的历史最佳战绩,朱旭航依然是球队值得信赖的本土第二得分点。

4月23日晚,CBA半决赛第二场,朱旭航因为对裁判的判罚不满爆了粗口,六犯离场。第二天,冷静下来的朱旭航通过社交媒体公开致歉。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