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春节,此时的张学良,已经恢复了自由身。他从夏威夷返回台湾,萌生了回大陆看看的想法。他对好友王冀说:“我想在有生之年回大陆看看,不知道中国领导人会不会欢迎?”他当时担心自己曾背有“不抵抗”的骂名,又说他是“历史罪人”,心里有点放不下这个包袱。

1993年,张捷迁等人借东北大学70周年校庆之际,向李登辉去信,要求为张学良回大陆开绿灯。他在信中说:“他(张学良)珍爱台北家园,依靠基督,自称浮云野鹤,心灵自由,怡然自得,仙人一般。不过,老年时常念念不忘故乡故园,60多年来从没有祭扫父墓,难免凄然。1993年4月26日,是东北大学70年校庆,拟请原校创始人张学良校长亲莅现场剪彩……。”

张捷迁的信代张学良说话,可谓情真意切,设想美好。但很快就在李登辉冷若冰霜的态度面前化为肥皂泡。台湾当局依然不予理睬。

事实上,如果张是真的要回去吻一吻自己的黑土地,回去与关东父老们洒泪相抱,大陆既不会拒绝,也无法阻挠。没有选择回到祖国,他自然有难言之隐,区区万把日军如入无人之境一样攻占了东北军在沈阳的北大营,在以后的半年时间里,张学良奉行的不抵抗主义,使整个东北三省?供?手让给了日本人,沦陷区千万的国人成了亡国奴,千万的同胞横尸山野,关里关外一片悲哀的哭声。

晚年,脱离控制的张学良,回忆自己在1931年至1935年间的作为时,有过相当的悔意。信奉基督教徒他也曾引用过使徒保罗的话:“我是罪人中的罪魁。”异乡的中国梦是空洞的,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在异邦他乡是找不到故乡的感觉的!

?1993年底,少帅离台,定居檀香山。2001年病逝,始终没有赴大陆。据贝夫人说,张夫人赵一荻反对少帅回大陆,也是促成少帅终老海外、怅望神州的原因之一。少帅后来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定很后悔没回大陆。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