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 》第二十三条: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建立听证会制度,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主持,征求消费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的意见,论证其必要性、可行性。

搜狐新闻中心以强大的互联网平台为依托,致力于将海量的、平面的新闻变成结构化、有针对性的新闻,在追求客观报道的同时,表达我们的观点和声音,从而改变网络新闻的纯报摘形象,增强网络媒体公信度。 搜狐新闻中心价值观:人文关怀,社会责任感,媒体公信度

编者按:被媒体炒的热热闹闹的铁路票价听证会结束了,随之而出的是2002年春运票价实施方案,尽管这个方案仍然还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批评。但这毕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通过价格听证会形式制定的调价方案,这不能不算是个进步。

北京铁路局的北京、天津、石家庄分局发往哈尔滨、沈阳、郑州、济南、上海、南昌、柳州、成都、兰州铁路局和广铁集团的列车

上海铁路局的上海、南京、杭州、福州分局发往北京、郑州、济南、南昌、成都铁路局和广铁集团长沙、怀化总公司的列车

广铁集团的羊城、广深、广梅汕、三茂总公司发往哈尔滨、沈阳、北京、郑州、济南、上海、南昌、柳州、成都、兰州铁路局的列车

票价下浮,幅度为10%,对临客返程方向的列车,可由担当铁路局确定下浮日期和幅度

硬座票价上浮15%,硬卧、软座和软卧票价上浮20%。节前已上浮方向的列车节后上浮天数不超过12天,节前未上浮方向的列车节后上浮天数不超过15天

上海铁路局(蚌埠分局除外)始发,开往北京铁路局及福建省的列车由2月17日至3月1日的13天

上海铁路局始发,开往哈尔滨、沈阳、广州铁路局(集团公司)和蚌埠铁路分局开往北京铁路局的列车由2月17日至3月3日的15天

北京铁路局北京分局始发,开往深圳的列车由2月16日至2月28日的13天

节前实行票价上浮的为广铁集团公司、北京、上海铁路局始发的部分直通列车,以及节前节后客流特别紧张的方向

节后实行票价上浮的为成都、郑州、南京、上海铁路局始发的部分直通列车,以及节前节后客流特别紧张的方向

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公开召开的全国性价格听证会–铁路价格听证会终于在万众瞩目下举行。从1998年《价格法》首次把听证制度引入价格决策程序,到铁路价格证会的召开,听证制度终于撩开帷幕。

听证会毕竟不是价格决策会,它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标志着我国政府行政决策程序的一大进步,标志着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的一大进步。

广受关注的铁路客车票价首次国家听证会已经落幕。这场紧张、热烈的听证会留下了什么?在人们普遍为国家举办这场公开听证会的喝彩声里,很多消费者也对听证会后一些问题心存悬念。

(网友-林敏炼)铁路调价以调节客流量的思路无可厚非,但调价历来只上调,而从未考虑过下调。建议铁路,在客运高峰期(春运和暑运)以及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实行阶梯价格制度。高峰期前的若干天(如15天)内,以每5天为一个阶段,在每阶段里以低于原价一定金额的价格售票,越接近高峰期价格越高;而在高峰期内则分阶段提价,以此提价收益弥补在高峰期前价格下调所致的损失。如此,春暑两运中旅客除非迫不得已,都会选择尽量避开运输高峰期,客流过度集中的状况即因之可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阶梯价格制”的成败及在此制度下铁路能否保住自己的合理利益,都取决于铁路能否合理把握价格的梯级差。——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史记-商君列传〉),一点不成熟的意见,请铁路垂注。

这些代表只是代表一定范围内的意见和问题,反映本身不是决策,即使80%的听证会代表不同意火车票涨价,也不能就决定不涨价了。”

从小节上来讨论价格调整是很偏颇的,面对上亿人,单个的个体是微不足道的。问题的焦点是运力不足,只有加快铁路建设,增加运力,让尽量多的人坐上车、安全回家才是最好的服务。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