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爱好者参加老车迷俱乐部参与组织的活动,飞驰在成都市温江区鲁家滩花海间。 张志强摄(影像中国)

《关于构建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的意见》提出“健全全民健身组织网络”,要求“鼓励发展在社区内活动的群众自发性健身组织”。全民健身的蓬勃开展,离不开富有活力的基层体育组织;培育一批融入社区的基层体育俱乐部和运动协会,可以为基层体育更上层楼提供澎湃动力。即日起,本版推出“基层体育展活力”系列报道,关注一支队伍、一个社团、一家俱乐部等全民健身组织网络基层节点的示范效应和发展故事。

脚踏“飞车”,矫健的身影穿梭在葱郁掩映的户外,近日的成都市温江区北林绿道格外热闹。在一场由四川省老车迷自行车俱乐部(以下简称老车迷俱乐部)参与组织的活动中,从各地来到成都的数千名骑行爱好者汇聚天府绿道,分享自行车运动的乐趣。老车迷俱乐部总经理杨艳丽看着骑行者的笑脸,颇有感慨:这些年来自行车运动的发展真快。

“一群人,一件事,一定行!”杨艳丽的社交媒体上写着这么一句话。这是传承自父亲杨桂林的一种坚持,也是来自中国自行车运动发展的一个信念。

1984年夏天,射击运动员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赢得首枚奥运会金牌。当五星红旗在奥运赛场高高飘扬,坐在电视机前的杨桂林心潮澎湃:“中国这么多人骑车,能不能培养出一名自行车奥运冠军?我们天天骑车,能不能办一个自己的自行车比赛?”

在杨艳丽记忆中,父亲正是带着这样的期待,自掏腰包举办了第一届杨桂林家庭自行车赛。“他拿出家里500多元积蓄,布置场地、购买奖品,选手都是邻居、亲戚,大家以家庭为单位参赛。”杨艳丽说,“我还记得,成人组第一名的奖品是一套价值23元的运动服。”

从1984年第一届比赛至今,杨桂林家庭自行车赛已经举办了30多届,其间因故中断过,但坚持了下来。

杨艳丽在这个过程中也延续着父亲的梦想。1996年,杨桂林在北京成立老车迷自行车俱乐部;2003年,定居成都的杨艳丽成立了四川省老车迷俱乐部;2017年,杨艳丽的女儿黄诗琪大学毕业后,也加入了老车迷俱乐部。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在青海湖传递,杨艳丽脚蹬自行车、手持火炬,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与奥运会再度结缘。

“父亲的奥运梦想让我爱上了自行车运动。”杨艳丽说,“虽然没有成为一名职业自行车运动员,但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让更多人爱上这项运动。”

2016年夏天,杨桂林的期待实现了。在里约奥运会上,钟天使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勇夺自行车项目首枚奥运会金牌。杨艳丽意外发现,钟天使的启蒙教练王海利,曾经参加过杨桂林家庭自行车赛。她赶紧将这一消息告诉父亲,“钟天使夺冠的那一刻,他哭了。得知王海利与自行车赛的渊源,他又流泪了。”

而今,杨桂林家庭自行车赛发展到了上千人的规模,老车迷俱乐部也在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成都市体育局的指导和帮助下,办赛水平大为提升。杨艳丽越来越多地参与自行车赛事组织,吸收学习国内外先进经验,让赛事运营更加规范,让更多人感受骑行的快乐。

经过多年的学习积累,杨艳丽如今成为一名自行车国家级裁判。2021年陕西全运会,杨艳丽作为裁判组的一员,在现场见证中国自行车运动的成长。

“从来没有考虑过要不要骑自行车这件事,因为从记事起我就已经开始骑行了。”伴随老车迷俱乐部一路成长的黄诗琪,在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也加入老车迷俱乐部,希望把自己学到的专业理念和年轻人独有的时代视角运用到实践中。

黄诗琪认为,亲子成长与骑行运动很像,都是一个共同前进的过程。“孩子小的时候,父母在旁边慢走或者陪跑,等孩子长大,全家可以一起骑行。”在她的影响下,四川省老车迷俱乐部2017年创建幼儿滑步车俱乐部,通过组织家庭骑跑、户外亲子游等活动,为骑行运动赋予“家庭”“亲子”等概念。同年举办的杨桂林家庭自行车赛,也提出“小手牵大手,健康一起走”的口号,引入“萌宝平衡车”项目,让2—6岁的小朋友也能体验骑行的魅力。

在杨艳丽看来,绿道骑行,既可以让参赛选手享受竞技乐趣,还可以在运动中感受自然风光之美,“在快乐中营造骑行运动新生活”。据四川省体育局数据,截至2021年底,全省健身步道已达6706个,长度1.97万公里,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已达2.07平方米。

在黄诗琪看来,基层体育组织的活跃,受益于体育场地设施的铺展之势,受益于基层赛事活动的蓬勃之势,也带动着全民健身的深入开展。随着成都环城绿道骑行的火热发展,她如今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群众体育引导员。“我参加了四川省‘百万群众体育引导员工程’,‘十四五’期间将有100万名群众体育引导员接受培训。”黄诗琪说,群众体育骨干组织体系的构建,将更好带动群众参加体育锻炼,引领全民健身蓬勃开展。

《 人民日报 》( 2022年07月08日 14 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